同学答辩

俺也快毕业了, 在做最后一张slide时, 突然不知怎么写了.

google吧, 说实话, 一路下来, 都是google在帮忙, 比我那个远在天边的她温馨多了.

嘿嘿, 还真找到一篇, 感人啊, 这样子的场景, 我估计只能虚拟下了…

原文链接在这里

今天有一个中国同学答辩。她和我年纪差不多,高我一级。

我不大去听最后的学位答辩,一来一直觉得离自己还比较远,二来最后的答辩其实只是个形式。在答辩之前2,3个月,一般都会开一次committee meeting,那才是见真章的时候。委员会那些教授都不会客气,一点点斟酌你的工作,问尖锐的问题,经过了那次的考验,那么就等于你的committee默许你可以毕业了。然后就写论文,准备最后答辩的幻灯片,和老板订好日期,可以作学位答辩了。很少有人会通过了最后的committee meeting,而答辩反被卡下来的。不过答辩是公开的,全系的人都可能去听,是个不可缺少的程序。

这次不一样了。过了这个7月,我也读完了整整4年,毕业也终于开始出现在前景之中。而今天答辩的同学和我也熟悉一些。这是个很爽直的女孩子,瘦瘦的,性子急,干活干脆利索,说话比我还快,连走路都是风风火火的样子。她们实验室是用培养细胞作RNA Splicing的,和我是几乎不相干的领域。坐下来,仔细的听,她讲的那些东西对我完全陌生。不过整体的结构还是可以听出来。一路都在考究“这个地方讲的不错,真清楚”,“唉,这个地方讲糊涂了,思路没陈述清楚”“这个slide的形式不错,自己可以学习来用”等等。

终于一个小时后,我们到了最后的Acknowledgement。她的acknowledgement不是简单的一张slide,而是很多张。首先,当然是感谢老板和委员会的教授们。她用了很长时间,甚至回忆了很多老板给她帮助的细节。这是个很温馨的时刻,我们知道她老板Jim是非常nice的人,学生都喜欢他。然后的2,3张slides是实验室不同时期的照片,她仔细的一个一个指出自己现在的,和曾经的labmates,回忆她们都具体的给过自己哪些帮助。最后一张slide是她的家人,她说:“I want to thank my family, my parents, my husband. Thank…….”到这里,她嘎然而止了,低下头去。过了良久,她抬起头来说:“I think I’d better stop here. And I’m happy to take questions”,我看到她哭了。

心里突然一热,第一次真的开始为她高兴。毕业不是一个过程例行公事到了最后的结果。她这5年一直很努力,成绩很好。她和先生结婚5年多,几乎没有在一起。她先生一直在国内工作,而她在这里念书,每年回家去团聚的时间不过一个月而已。五年了。一个人一生有几个五年呢。这五年的勤劳工作,五年的青春,五年异乡生活的点滴,五年中所有的快乐痛苦,在最后我们只能说二三十张简单的slides。我看到泪光在她清秀的脸庞上,纤细的手指反复拧着手里矿泉水瓶的盖子,远远的站在那里,柔弱而倔强。

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站在那里,把过往的岁月作一个检点。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哭。如果我会的,我希望自己也是这个样子,远远的站在那里,柔弱而倔强。

发表评论